首页 >>

对唐朝中后期财政功勋卓著的茶税,是如何反过来使唐朝走向覆亡的

关于我国茶文化的历史,我们已经从它的起源,也就是神农尝百草开始(中国茶文化的起源:为什么喝茶又叫“吃茶”?茶在何时成为贡品?),经过秦汉时期的发展(从王室专享的"祭品"到市场可购的"商品":秦汉茶文化概略),说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以茶养廉"(历史上最早的“倡廉建设”,与茶有什么关系?)。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唐朝的茶政,这也是唐朝茶文化相比其它朝代的特色。唐朝前、中期茶业的蓬勃发展

唐朝是我国历史上首次税茶和榷茶的朝代。以安史之乱为界,在此之前,恢弘的盛唐气象为茶业营造了极为宽松的发展空间,使茶业在各方面都获得了长足的进步。不仅王公贵族和一般的文人士大夫、宗教人士饮茶,寻常百姓也饮茶;不仅汉族人喝茶,周边吐蕃、回鹘等少数民族也开始喝茶;不仅中国人饮茶,周边的朝鲜、日本等国,也开始种植和栽培茶树了。

如此巨大的茶叶消费量,背后必然有充足的茶叶生产资源做支撑。到唐代时,江南已经超越茶的原产地巴蜀地区,一跃而成为我国最大的产茶区和茶业中心。仅仅陆羽在《茶经·八之出》中,就提到了中唐时期的山南、淮南、浙西、剑南、浙东、黔中、江南和岭南8大茶区,涉及当时1个郡和42个州,另外还有33个州产茶但并没有被《茶经》所记录。

和广大的产茶区相对应的,是遍布其中各有其主的茶园,以及越来越繁荣的茶叶贸易。唐代的茶园主要有四类,第一类是包括建在一些名茶产地的御茶园在内的官府茶园,这类茶园产的茶叶主要供皇室和官府享用,资金雄厚,工艺先进,但也存在严重的浪费问题;第二类是地主的私人茶园,面积小的多为自己享用,面积大的茶园,要么租给别人经营,要么是自己就是茶专家,亲自或雇人经营茶园;第三类是小农茶园,也是唐代茶园的主要形式,这类茶园面积不大,茶农通常将其作为副业来经营,只有当茶叶的获利超过粮食时,人们才把主要精力投入在茶叶的生产上;第四类则是寺院茶园,寺院生产的茶叶,除了自己消费外,也间或进入商品市场进行流通和销售。

(唐)周昉 调琴啜茗图

茶叶贸易在唐代前中期也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茶叶不仅成为草市的常客,而且还初步形成了一个由大大小小的商人串联起来的、从产区零散的初级市场经过"茶叶集散中心"的中级市场,到达北方承销市场的、贯穿南北方甚至延伸到海外的茶叶市场体系和销售网络。

白居易那首脍炙人口的《琵琶行》所讲述的年轻时红极一时,"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歌女所嫁的商人便是位财力雄厚的茶商,浮梁位于现在江西省景德镇,是当时全国最为著名的茶叶集散地。“……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白居易《琵琶行》

不仅民间的茶叶贸易欣欣向荣,据《封氏闻见录》记载,唐朝政府在安史之乱以后,还主动与回鹘、吐谷浑等周边少数民族开展茶马贸易,以他们所中意的中原的茶叶,换取唐朝政府连年战争所需要的数量巨大的优质战马,这便是延续到宋代以后的"茶马互市"。往年回鹘入朝,大驱名马,市茶而归。《封氏闻见录·饮茶》

不是肥肉的"肥肉":茶利被政府盯上了

唐朝前、中期,当中央政府拥有足够控制力的时候,茶业贸易的欣欣向荣当然是一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茶农和茶商获得丰厚的回报和利润,政府从中抽取税收,消费者则得到自己想要的茶叶,真是各取所需、互利共赢。但是安史之乱的爆发,使得中央政府从此陷入了越来越严重的财政危机,朝廷不得不一改前期不拘小节的气派,转而和其它走下坡路时的政府一样不遗余力地搜刮民脂民膏。唐王朝的运气真好,他们盯上从来没有进入征税行列、但是已经发展到足够为国家财政做贡献的茶叶了。

针对茶叶的征税行为,地方官府早于中央朝廷。有学者根据杜佑的《通典》推测,可能至早在天宝末年,也就是安史之乱时期,地方官府为了充备军资,就已经向商人征收茶税了。"自天宝末年,盗贼奔突,克复之后,府库一空;又所在屯师,用度不足……其后诸道节度使、观察使多率税商贾,以充军资杂用。或于津济要路及市肆间交易之处,计钱至一千以上,皆以分数税之。自是商旅无利,多失业矣。"——杜佑《通典》

既然是针对整个商人群体的征税,又是在交易发生的地方抽取,当然包括茶叶在内了。

安史之乱的发生,本来就使中央财政近乎一团糟了,加上安史之乱平息后不久、由藩镇坐大间接导致的四镇之乱,更使得唐朝政府雪上加霜。唐德宗建中三年(公元782年)九月,户部侍郎赵赞上奏请旨,在各大市场安排官吏,根据商人所售卖的商品进行征税,其中规定茶的税率是十税一。这件事在《旧唐书》中被反复提到过三次,而且明确表示,政府征对茶税的征收自此始。度支侍郎赵赞议常平事,竹木茶漆尽税之。茶之有税,肇于此矣。《旧唐书·食货志下》

虽然这次茶税实行没多久,在泾原兵变之后就被德宗下诏喊停了,但这毕竟是中央政府层面第一次以茶作为征税对象,茶税所带来的好处也给政府留下了非常深刻而美好的印象。贞元九年(公元793年)正月,德宗政府借口上一年(792年)发生水灾导致国家财政危机,专门开辟了一个新的税种——茶税,开始了对茶税的正式征收。

影视作品中的唐德宗形象

实际上,水灾的发生的确是重征茶税的理由,但更重要的,是政府对上次茶税的甜头念念不忘。这不,仅仅在正式开征茶税的第一年,政府就收到茶税40万贯。而且从此以后,茶税就成了茶农和茶商头顶上再也摘不掉的紧箍咒。贞元九年正月,初税茶。先是,诸道盐铁使张滂奏曰:'……伏请于出茶州县,及茶山外商人要路,委所由定三等时佑,每十税一,充所放两税 ……'诏 可之,仍委滂具处置条奏。 自此每岁得钱四十万贯 。 然税无虚岁,遭水旱处亦未尝以钱拯贍。《旧唐书·食货志下》

茶税以每年40万贯为底线,逐年攀升。到唐宪宗元和年间(公元806~820年),茶税曾一度高达66万余贯。一直到唐朝末年,茶税就像牛市的股票一样一路放飞自我,最高的时候甚至达到过80万贯以上,几乎与盐税的收入持平,成为唐朝后期财政的"续命仙草",为缓和当时的财政危机、延续唐朝的政治生命起到了不容小觑的作用。贪心不足蛇吞象:昙花一现的榷茶制度

在唐朝后期茶税一路走高期间发生过一段小插曲,这便是对唐朝各方面危机进退两难而谋划了"甘露之变"的唐文宗,在太和九年(公元835年)实施不到一年就流产了的榷茶制度。

影视剧中的唐文宗形象

安史之乱不仅破坏了唐朝前期以均田制为基础的土地制度,也破坏了与其相配套的、以人头为主的租庸调制。到唐文宗时代,"钱重物轻"的矛盾更加突出,中央财政也愈加捉襟见肘。与榷盐、榷铁、榷酒相似,政府榷茶的举动显然是为了将茶的厚利尽归国库以实现财政上的增收。但朝廷只看到了茶叶的厚利和茶利的易取,却忽视了茶叶并非生活必需品这一事实,也忽视了已经被越来越沉重的茶税压得快要撂挑子的茶商和茶农们。

于是,茶叶由政府垄断并专卖的榷茶制度的尝试,不到一年时间,就在茶商和茶农们的激烈反对声中被迫废止,主导这项政策的王涯,也身陷囹圄,成了官场斗争的牺牲品,以身"祭茶"了。经过这个不大不小的波折,唐朝政府虽然下令取消了榷茶制度,但茶税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越来越重的茶税,在不断支撑唐政府财政的同时,也为唐王朝的覆灭埋下了隐患。由于沉疴难逃,茶叶的黑市交易和私茶交易越来越多,甚至官商勾结、共牟其利。那些没有官方背景的茶商,和实在难以承受只增不减的散户、茶农,最后终于揭竿而起,汇入唐末农民起义的滚滚洪流,成为葬送唐王朝政治生命的武装力量的一部分。

参考阅读:

李尔静《唐代后期税茶与榷茶问题考论》;《旧唐书》

文章来源:香港马报资枓大全

标签:二四六好彩308玄机资料,二四六玄机图 资料大全,今期特马开奖结果,马会开奖结果,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